贵州163欢迎你  
首页 | 贵州 | 社会 | 国际 | 国内 | 教育 | 科技 | 房产 | 美酒 | 财经   贵阳 | 遵义 | 铜仁 | 黔东南 | 黔南 | 黔西南 | 六盘水 | 毕节 | 安顺 | 招聘

TOP

遵义医科大学马兴容:没有不可以治愈的伤痛 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

贵州163编辑:任何一场疫情来临的时候,没有谁是单独存在的个体,特别是作为医务工作者的我们,被新冠状病毒肺炎刷屏的各种新闻、朋友圈、各种报道,作为新角色,它估计没有想到,一时间它火变了大江南北、家喻户晓,几乎达到了谈“新冠”色变,看着疫区医务人员的紧缺,我的内心澎湃,如翻腾的海水,一浪接一浪。此时,一个坚定的信念从心底涌上心尖,在我的心房与心室间流窜,我想去尽我的一点绵薄之力,南丁格尔誓词在我耳旁响起,白衣天使的使命感让我明白,“生命使然”,于是,和爱人商量,毅然决然的报名,很荣幸,被选定为第六批援鄂医务工作者。

2月16号,时间紧,任务重,没有多余时间考虑,下午三点,我们就要集合出发,生活物品的准备,工作理论与实践上的学习,让我明白,这是一场短暂的“持久战”,告别了我的爱人、亲爱的老师,我悄悄的透过车窗,看着站在柏树下的老师、朝夕相处的同事、还有躲在人群中的爱人,再悄悄的看看熟悉的环境、街道,眼里含满了泪水,因为我对这里爱得深沉。

...

 

汽车缓缓的挪动了,熟悉的环境渐渐的退出了我的视野,此时我开始担心起了一件事?如此隆重的告别,到达目的地我真的能胜任工作吗?脱离小二内一科病房2年的我,靠自己的一腔热血,会不会拖组织的后腿,我不愿这样,也不能这样,我是带着任务来的,告诫自己,必须认真努力对待每一件小事,对每一个病人负责,对每一个战友负责,对自己负责。

到达目的地-鄂州,已经是凌晨了,疲惫的小虫爬满了我的每一个组织和器官,稍作收拾,期待黎明的到来。

2月18—2月19号,负责人组织了穿脱防护服理论的系统学习,实践的具体操作,必须全员考核过关,因为时间紧、任务重,我们在与时间赛跑。除了吃饭,必要的睡觉的时间,每分每秒都在认真学习。通过培训老师细心、耐心的指导学习,我们全员考核过关,准予支援鄂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科。

夜班

今天是我的第一个班—夜班,内心五味杂陈,像怀揣了一只小鹿在心口咚咚乱撞,我知道,自己有一点对临床工作的担心,对穿脱防护服技能掌握的不够全面。但是“是战士,终归是要上战场历练。”首先,我们井然有序的排好队,与他人保持前后一米距离,领取物资,时刻不忘老师叮嘱。作为二级防护,物资有:一个N95口罩、一次性圆帽、一件隔离衣、一双手套、一双鞋套、一次性防护服、一双手套、一次性靴套、一个外科口罩、护目镜,穿戴完毕后,相互检查是否穿戴整齐,然后进入病区。

夜间工作主要负责观察病情、生活护理,为病人打水,递尿盆、尿壶,倾倒尿液。早上6:00,我们开始分工,需要为全病区的病人普查生命体征,因为新冠的特殊性,除了传统的P、R、T、Bp,再加上Spo2,为病人抽取静脉血、动脉血、监测餐前血糖、皮下注射胰岛素、病区消毒、分送早餐,交班。

...

 

...

 

这个夜班,是开心的,因为自己圆满的完成了工作,很开心自己能用自己学的的知识去帮助别人,病人带给我的感动也是很多,为病人进行抽血时,护目镜笼罩着水雾,严重影响了我的视线,带着三层手套的手,影响着手感,可病人们都是那么的善解人意、体贴,知道我们上了一夜的夜班,尽量挪动她们的体位来方便我们抽血,还鼓励着我,没事,天天抽,不疼的,每一个简单的操作,她们都说着谢谢,这句谢谢,温暖着来自异乡的我,她们是可爱的人,应该被世界温柔以待。

白班

因为住的地方距离医院较远,自己是一个较慢动作的人,调好闹钟,上午5:20分,起床后经过简单的洗漱,吃完早餐,不敢多喝一口水,因为上班不能上厕所,不敢不吃早餐,因为上班期间不能吃饭。换好衣服,7点整统一坐车出发,在车上,望着窗外,这座城市安静得让人心疼、让人难过。

穿好防护服,来到重症一区,接班,开始一天的工作,静脉输液、续加液体、雾化吸入、普查生命体征、监测血糖、皮下注射胰岛素、分发口服药、51床,偏瘫患者,不能经口进食,留置胃管、导尿管、定时鼻饲、放尿,翻身、擦去肛门的大便、更换床单,作为女生的我们,这些操作下来,汗流浃背,气喘吁吁,在病区,最开心的小活动就是,一空下来就在病区散步—病区消毒,用着喷水壶,装满了配好的巴氏消毒液,本着不放过任何一个死角的原则,“喷、喷、喷”。

早班的处置相对多一些,人也相对疲惫,脱下防护服,完成各项消毒工作后,感觉轻松了许多。因为没有经验,护目镜,眼镜,口罩,压得耳朵好疼。

...

 

...

 

中班接着早班的处置,68床,一个缺氧不耐受的老爷爷,面罩给氧,输液完毕后,老爷爷想吃午餐,请我换成鼻导管吸氧,一换鼻导管吸氧,Spo2就一直往下掉,病人主诉累,呼吸困难,我立刻又更换面罩,情况好转,病人诉呼吸困难减轻,请示医生,病人不能自行进食,和同事商量,我们一个人负责喂饭,一个人为他手持面罩吸氧,老爷爷很可爱,他说他要把肉吃完,必须吃点肉才有力气,就这样,喂一口吸一会氧,对别人来说,吃饭只是一个简单的维持身体基本的动作,对他来说,是他努力生活的象征,这顿饭吃了30多分钟,努力活着的人,生命中都留着一扇窗,我从他的身上,学会了坚强。

晚班接着中班的处置,特殊的是,病区有了一个特殊的老人家,93岁,虽然像个老小孩,总是调皮不戴口罩,但是却很可爱,和蔼可亲,对我们总是露出那慈祥的笑容。这个爷爷,心态很好,他总说的一句话就是,他不能给国家增加负担,听说,他是一位军人。

...

 

军人也是柔软的,我记得,那天比较晚了,他颤抖的走到房门口,微微的说到,“医生,可以请你打个电话给我儿子吗?他来医院一个多月了,他的情况比我严重,我想联系他,还有就是我老伴做过腰部的手术,不能动”医生道“好的,老人家,你讲电话号码,这就为你拨通电话”,医生传达了老人家的话给他儿子,然后又通过我们另一个同事告诉老人家,老人家用颤抖的声音说着,好,好,好,谢谢你们。这就是父母,无论何时想到的都是自己的孩子,这就是爱情,时刻牵挂着另一伴,其实,此时的我感伤了,我想到了我的父母,我想我亲爱的妈妈,她至今都还蒙在我的谎言里,不知道我已来了湖北鄂州,我不能告诉她,不能让她为我担心,我也思念我的孩子,自从疫情开始,就没有回家看过他,小家伙生气了,都不愿意叫我妈妈。真希望疫情能早点结束,这场战役能早点胜利,想去看看我的妈妈、我的孩子、我的爱人。

老爷爷通过治疗,加上他自己的好心态,硬朗的身体,成功出院了。不得不信,抵抗力和好心态是治愈一切的良药。

宫崎骏说“没有不可以治愈的伤痛,没有不能结束的沉沦”,对于我来说,成长,其实是水到渠成的事情,我相信,通过我们每一个人的努力,我们一定能战胜疫情,平安回家,一起听到花开的声音,加油!!!

Tags:遵义 医科大学 马兴容 没有 可以 治愈 伤痛 不能 结束 沉沦 责任编辑:admin
】【打印繁体】【投稿】【收藏】 【推荐】【举报】【评论】 【关闭】 【返回顶部
分享到QQ空间
分享到: 
上一篇遵义医科大学陈大年:保护好自己.. 下一篇遵义医科大学晏凯:“活”在鄂州..
 

阅读推荐内容

贵州最长寿的爷爷 偶尔还会比比胜利手势..
老人拿着自己的身份证合影。 ..

最新文章

图片主题

热门文章

推荐文章

考试招聘